最强高手在花都
最强高手在花都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妖孽狂兵
花都妖孽狂兵
????君陌雪吃惊的长大嘴巴,就现在的速度他都看不清,要是速度为现在的五十倍,那他还能安全度过吗?

????令人吃惊的还在后面!

????白浩熙好心将君陌雪快掉到地上的下巴合回去,笑眯眯的说:“小凤凰,这些都还是最基础的!到时候你要是想过我们这一关的话,是需要穿着这衣服在五十倍的压力下通过五十倍速度的木人阵的,难度可不是现在的一百倍,而是两千五百倍!”

????君陌雪不敢相信的咽了咽口水,似乎在怀疑自己刚才听见的内容。他觉得就算是现在的难度他都不可能通过的!

????风玳容同情的拍了拍君陌雪的肩膀说:“陌陌,你先去试一下吧,毕竟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通过我们这一关。这衣服我先给你弄一下,让它的重量不要发生变化,你先入阵试试。”

????君陌雪点了点头,然后向木人阵走去。只见君陌雪小心翼翼地踏上第一根横放的木人时,整个木人阵还没有什么变化。君陌雪轻呼一口气,再向前迈一小步,就走到了木人的手臂那里,也在此处巨变突生。木头人的手臂突然就开始转动起来,君陌雪好不容易才保持稳定却发现整个木人阵都处于触发状态——地上的木头人在疯狂的转动,空中的流星锤也在来回摆动。来回摆动的流星锤恰到好处的填上了旋转木头人之间的空隙,这让君陌雪想通过木人阵变成了痴心妄想!

????令君陌雪更惊讶的就是自己脚下的木头人的手臂除了在转动之外,还在不规律的向他这边平移,所以现在的君陌雪连在这个木头人上保持稳定都是问题!

????君陌雪只觉得头皮一紧,算了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那就拼了吧!君陌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冲进了木人阵,结果也可想而知。半个时辰后,木人阵停下来,白浩熙将困在里面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君陌雪解救出来。

????白浩熙看着浑身是伤的君陌雪也有些心疼,毕竟这木人阵本来就不是现在的君陌雪能轻易闯过去的。只是心疼归心疼,白浩熙严肃的说:“小凤凰,你还有救,别这么快就放弃治疗了呀!要知道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来适应木人阵。现在的木人阵的触发还取决于你在阵中的动作,还算有迹可循。三天后的木人阵可就是随机触发的了,难度可要比现在大许多,而你总共也只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罢了。你还是认真些为好!”

????风玳容则给了君陌雪一张恢复符,到底君陌雪也在手下学了那么久的阵符,他对君陌雪还是比较心疼的。“陌陌,你先坐下恢复一下体力,半个时辰后,木人阵会再次启动。”

????君陌雪接过恢复符,盘腿调息。半个时辰后,君陌雪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体内原来还有些紊乱的灵气已经有些许的平稳了。

????君陌雪起身再次进入木人阵,由于这一次还是没有找到木头人和流星锤的运动规律,君陌雪依旧被揍的很惨。如果不是白浩熙进去把他拎出来的话,君陌雪可能就会待在里面直到木人阵再次开启。

????一整天折腾下来,君陌雪除了一身的伤外,唯一的收获就是在灵神塔有些紊乱的灵气终于平定了一小部分。入夜后,君陌雪依旧在打坐修炼,而白浩熙和风玳容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就离开了木屋回到清霜阁。

????清霜阁中,君凌霜在等着他们。君凌霜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老大,我们是不是逼得有些紧了?他才十六岁,修为也只是灵圣而已,这木人阵他恐怕没办法在一个月中通过啊!”白浩熙有些心疼地开口,看着君陌雪满身的伤,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
????风玳容在一旁点头附和,他也有些看不下去。

????君凌霜叹了口气说:“如果有的选,我又怎么舍得让他就这样去闯木人阵呢?只是,当他从古战场中出来后,就开始准备闯战神阁。我们根本就没有其他时间来教他如何应对,所以只能现在就赶鸭子上架了。这段时间你们就辛苦一下吧。”

????白浩熙听完后皱眉,说:“他才多大,怎么就要考虑闯战神阁的事了?你当初也是成神之后才去闯的吧,怎么到他这儿就……”

????君凌霜有些无可奈何的说:“他在融合凤格时出现了不可控的因素,虽然现在看着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越到后面他的修炼会越发困难,甚至会出现凤格的二次破碎。阿爹说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去闯战神阁,里面说不定会有机会解决凤格的问题。”

????风玳容愤怒的锤了下桌子,说:“都是敖睿宸那家伙!要不是他放走了尹云璐,小凤凰又怎么会!”说完又锤了下桌子,心中很是愤怒!

????是的,原来只需要龙族小公子和小凤凰的几滴心头血就能够完成融灵的,偏偏尹云璐见识短浅,认为君若离会对她儿子做什么手脚,所以带走了龙族的小公子。所以后来要想成功融灵就只能靠小凤凰的凤格了!更何况先前才因为敖睿宸,君小小出了事,转眼他就又让君家的小凤凰陷入这样的危机,也难怪君老大会跟龙族决裂了!

????而风玳容几个虽说也是和敖睿宸一起长大的,但是都看不惯敖睿宸的作风,所以也就和君凌霜更亲近。虽然当初抽离凤格时他们没有看见,但是也基本能想象到到底有多痛苦。所以对君陌雪这君家现任的小凤凰自然也是十分怜惜的。

????君凌霜制止住快发疯的风玳容,厉声喝道:“好了!别在这里发疯了!他们欠陌陌的自然要陌陌去亲自讨回来!有时间在这里发疯,还不如想想怎么向敖家讨债吧!”

????风玳容睁开已经有些发红的眼睛,激动地对君凌霜说:“老大,你的意思是?”

????君凌霜拍了拍他的肩膀,点了点头,却没有说什么。不过风玳容可是和君凌霜一起长大的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风玳容有些激动的向外走,被白浩熙喊住:“疯子!现在可不是你报仇的时机啊!你想干嘛去!”。

????风玳容这才大梦初醒般的回来,连连说:“对不住!我一时激动,忘了时机还没到呢!不过,老大敖睿宸的狗头我能先预定吗?”

????“不行!敖睿宸我另有打算!不过我可以让你先折磨折磨他,别弄死就行!”说到后面君凌霜眼底划过一丝狠厉,呵,敖睿宸!

????
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