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强高手在花都
最强高手在花都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最强医圣
花都妖孽狂兵
花都妖孽狂兵
????纪允连之所以知道暖玉玉髓的消息,这还要归功于他之前没有被朱敏君的要挟气坏了头脑。在冷静过后便找来了这里的一个暗桩前去偷听。没想到还真让那个暗桩偷听到了暖玉玉髓的消息。

????不过眼下似乎更应该关心的是夏文扬的婚事。这么多年来,尽管夏文扬掩饰的很好,但同是男人,在雍城的第一次见面,他就明显感觉到夏文扬对王慕妍不同。

????夏文扬这面因为时间仓促,关于赐婚一事一直没有想到好的解决办法。直到刚刚孝敬帝许诺让朱敏君可以再等一年后再婚配时,倒是让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????于是在被点到名字的时候,他稳定心神走到大殿中央,朝孝敬帝躬身一礼,“皇上。”

????这还是当初朱元安将雍国纳入囊中时为了给雍皇留脸面定下的规矩,惠及以后继任的雍王在见了皇帝也免行跪拜之礼。

????孝敬帝笑看着夏文扬,“不知道雍王对赐婚一事可有疑义?”

????夏文扬摇了摇头,“并无。”这也是在当初雍国投降大明时就定好的规矩,雍王妃一定要由朝廷同意并任命。

????当初是为了怕雍王府势力过大,影响到刚刚统一的大明,所以雍王妃尽量挑一些小门小户的人家。等雍王府势力逐渐被削弱后,雍王妃可以由雍王自己选择,但前提也需征得朝廷认可。

????但远了不知道,就在太上皇执政期间,也很少像孝敬帝这样热衷于给自家及臣下子女定亲,太上皇就是给这些人定亲大多也都讲究个你情我愿。可到了孝敬帝这里,完全是一言堂,才使得众人如此被动。这其中就包括了毫无准备的夏文扬。

????“那雍王可有心仪之人?”毕竟身份摆在那里,孝敬帝也不好直接为夏文扬赐婚。哪怕他本人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人选,但还是假模假样问了句。

????“有。”

????这一次夏文扬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,使得纪允连好看的眉头禁不住皱到了一起。

????“哦?”孝敬帝一副热心的模样询问道,“不知道是哪家小姐?也好让朕做个chéngrén之美。”

????夏文扬一副难为情的样子道:“不瞒皇上,臣心仪之人不是别人,正是皇上您的掌上明珠淑慎公主。”

????这话说出来,就连他自己都不信,何况被点到名的朱敏君。就见朱敏君腾的一下站起身,气呼呼指着夏文扬,“你,你胡说八道!”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接触过,夏文扬心仪之人怎么可能是她?

????“公主莫恼。”夏文扬笑着安抚朱敏君,“本王虽说心仪公主已久,但却不是强人所难之人。如果公主对本王无心,本王必不会强求。”哈,我都不强求你家女儿,你这当父亲的总不至于为难我吧。

????他主意打得是不错,可是他漏算了孝敬帝。人家可是打一开始就想将自家女儿嫁给他,再加上之前朱谦阳的劝说,他急需要有人能在雍城牵制住文昌侯府势力,而韶王府就成了这个最佳选择,联姻则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。

????孝敬帝微微一笑,“没想到雍王和朕想到了一处,朕也觉得雍王和淑慎特别般配。”

????没有给夏文扬和朱敏君开口反驳的机会,他继续道:“那不如这样,朕就将淑慎赐婚于你,婚期定在一年以后,也算了却淑慎想要在我们身边多待一年的心愿。”他末了这句完全是在堵朱敏君的嘴,并曲解她不想嫁人的原因是不想离开父母。

????大明以孝为先,这个说法堵得朱敏君只能是哑口无言干着急。而之前被她忽悠可以成为雍王妃的陆佳颖此时愤愤地看着朱敏君,暗恨这人抢走自己的好姻缘,更担心自己会嫁给陈文德。

????见已经这样了,夏文扬要是反悔就是在打自己的脸。不过比起娶那个姓陆的,他在娶了朱敏君后,相看两相厌,把这人当成摆设,倒是可以省却不少的麻烦。另外,这人一直和期期作对,将她娶回家还可以看着不让其作妖。这样一想,这桩婚事似乎也不错。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讲清。于是躬身道:

????“皇上,淑慎公主要是下嫁于臣的话,是另辟公主府?还是与臣回雍城的雍王府?”

????这个问题孝敬帝一早就有打算。就听他道:“既然婚期定在一年之后,那这一年雍王就留在韶京。等你们二人成亲后,再一起返回雍城。到时候让淑慎和你住在韶王府,不另辟公主府。”

????因为之前偷听朱敏君和陆佳颖的对话中提及要留一些人在韶京,所以在听到孝敬帝如此说后,夏文扬倒是没觉得有多吃惊。不过对孝敬帝刚登基就开始削弱各方势力的做法有些不齿,这人也太过心急了。嘴上却道:

????“臣觉得如此甚好。臣还可以和淑慎公主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彼此多接触,多了解。”

????“哈哈哈,如此甚好!”解决了一大块心病,又为接下来的削弱各方势力开了一个好头,孝敬帝欣喜之情溢于言表。

????兔死狐悲,这让包括文昌侯府在内的众人心中皆是一惊,新皇这是打算对他们这些人家动手了?

????果然,在孝敬帝给一众赐婚后,便宣布让这些被赐婚的一众最早要等到明年年底才能举办大婚。理由是钦天监测算明年只有年底有几个好日子,再等就得后年。

????而这期间,所有外来的人都要留在韶京。理由仍旧是钦天监测算未来一段时间不适宜远行。

????哈,这么明明白白的算计就是连傻~子都能看明白,孝敬帝在布局,而且还布了个大局。

????宴席散去,哪怕很想找人商量,各家也都只能暂且憋着,只因为孝敬帝已经派了暗龙卫在各家蹲守。一旦这些人家轻举妄动,就以废太子余孽意图谋反看待。

????但这却不妨碍自家人在私下里议论。文昌侯府众人就聚在了王宏哲的书房商议起来。

????“爹,皇上此举意图明显。”王明然率先开口,“就是想要将咱们这些人家困在韶京,借机削弱咱们的势力。”

????“皇上刚一登基就这么做,想必不是突发奇想。”王明烈接着说道。

????王宏哲笑了笑,“皇上这些年想必被各家压制的厉害,所以才会一登基就……报复。”

????


????